金维新:筑梦宁夏,在奋斗中追求幸福

金维新:筑梦宁夏,在奋斗中追求幸福
筑梦宁夏,在斗争中寻求幸福  “我来宁夏整整54年了,不只在这儿度过了炽热的芳华,学会各种农业生产技术,还在这儿安家立业,生长为国家干部,是宁夏人民用勤劳仁慈教会我不断生长前进!我尽管来自杭州,但我更酷爱宁夏这片美丽富饶的土地!”本年70岁的金维新白叟说起自己的人生阅历,将更多的情感投入到来宁夏之后的日子。年轻时的金维新。  1965年9月,年仅16岁的金维新和杭州二中、杭州四中的102名学生带着建造大西北的梦想从杭州动身来到宁夏。“抵达宁夏后,咱们悉数被安排到永宁县的永宁农场(现为永宁县望远镇东升村)。”金维新说,永宁县对这批知青很注重,特意在永宁农场增设了一个知青大队,划出不到100亩土地专供知青大队播种。  初来宁夏,来自江南的这批学生和当地农人一同下地劳作。“那时,咱们都是光着脚站在水里插秧、拔草,时常被水蛭吸食,而当地农人便热心地教咱们怎么铲除叮在皮肤上的水蛭。”金维新说,当地农人用仁慈与真挚感染着知青,大伙每天伴着歌声和笑声劳作,多苦的活都不觉得累。受表彰时的金维新。  劳作的高兴让这帮南边年轻人忘记了身体的疲乏,他们仅有的休闲便是到永宁农场邻近的黄河滨抒情自己的抱负和情感。“永宁农场紧邻黄河,走不到1公里就到了黄河滨。那时人比较少,搁置的土地比较多,黄河滨还有许多没有开垦的荒地。记住第一次看到黄河时,咱们都捧起黄河水大声呼吁,表达自己激动的心境。”金维新说,永宁农场在黄河西岸,那时没有黄河大桥,要想到黄河东岸是件极为困难的事,需要走几个小时的路到有渡头的当地,坐船过黄河。“现在便利多了,多座黄河大桥衔接东西两岸,纵横南北的黄河滨河大路也将黄河东西两岸紧紧相连,几分钟便可完结黄河两岸的跨过,真是翻天覆地的改变!”金维新和老公。  在单纯信仰的支撑下,金维新和同学们一同度过了3年芳华昂扬的团体劳作和日子。1968年末,知青大队闭幕,金维新和部分知青留在了东升村,还与本村农人成婚、生子。在东升村,她当过队里的管帐,做过村里校园的民办教师,做每一件作业时,金维新都会尽其所能把作业干好。直到1976年,金维新脱离东升村到永宁县良种繁殖场作业了两年,1978年被借调到永宁县教育局作业。期间,金维新的身份由“农人”变成了“干部”。  1986年,永宁县教育局建立电化教育训练部分。那时的电化教育材料和设备体积都比较大,每次新的电化教育训练方案下来,金维新都要拎着电化教育材料和设备,每个城镇挨个跑,一干便是6年。1992年,金维新脱离永宁县教育局,先后在永宁县档案局、县委办作业,直到2006年荣耀退休。金维新近照。胡琴 摄  退休后,金维新仍然保持着爱学好钻的本性,学会了电脑操作,上网查材料、阅读新闻,还会网上购物、滴滴约车、跳广场舞。“咱们老年人赶时髦,日子尽量不与年轻人脱轨;农人寻求日子质量,现已住上了高楼、买了轿车,和城镇居民相同。当年梦想要过的好日子总算变成了实际。”金维新说,她对宁夏一日千里的变迁感到骄傲。(记者 胡琴/文,图片除署名外均由受访者供给)